“行走的二维码”助力“舱友”心理抗“疫”

新华社武汉2月20日电 题:“行走的二维码”助力“舱友”心理抗“疫”

新华社记者王凯、徐海波

“很多列车停运了,往年平均3至5分钟就有一趟类车抵达,现在十几、二十分钟抵达一趟都算正常。”广州南站派出所民警李婷说。疫情发生以来,她和同事全部提前返岗,坚守一线。

“我安静地听她讲完,告诉他自己也是湖北人,鼓励她要坚强下去。”曹伟与大妈拉起家常,大妈对他产生了信任。“之后有一次我查房,她正在吃橘子,看到我后就赶紧把橘子塞进嘴里,边吃边找口罩戴上,还让我先离她远点,以免传染我。”

广州南站到达旅客 姬东 摄

“方舱医院读书哥”最让人心生感触的地方,就在于疫情波及之下,他仍能安静下来,在不少人为疫情而心生焦虑的当下,这种内心世界的安宁与强大更显难能可贵。

在广州南站派出所指挥中心,记者见到了正在值班的民警胡轩。她的老家正好在此次疫情重灾区湖北黄冈。“连续四年春节都在值班,今年春节前把7岁的女儿送回老家,本打算大年三十和在北京的丈夫一同回湖北过年,结果疫情发生,黄冈封城,我们都回不去了,女儿在黄冈只有和外公、外婆陪着。”胡轩说,“现在每天只能和女儿用视频通话,好在女儿比较懂事,虽然有点紧张,但还是用心在家里做作业、练书法。”说到这里,胡轩眼眶有些泛红,她向记者播发了一段女儿的录音。“有空时,我就会听听。”胡轩说。(完)

面对疫情,我们当然需要很多防护,但也需要向“自我沉淀跟提升”要更多的精神向度的力量,让自己更从容,让抗疫更有力。

为化解“舱友”们的心理问题,辅以“心理治疗”,山东省第八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建立了针对患者的心理疏导微信群,并将群二维码打印出来贴到医护人员的防护服上。一些患者扫描二维码进群,与医护人员交流、沟通、倾诉,接受心理疏导。

该趟列车乘务员说,往年春运返程时16节车厢基本上满载上千人,今年情况特殊,总共只有约300名乘客。

2月8日11时55分,从广西柳州开往广州南的G2907次高铁列车平稳停靠在3号站台上,从列车上下来的旅客屈指可数,他们戴着口罩,拖着不多的行李,匆匆离去,留下空荡荡的站台。

“你的一句话,顶了一堆药。我们要医‘身’,更要医‘心’,这样才能让‘舱友’们尽快康复。”山东省第八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领队、山东省立三院院长吕涌涛这样点赞心理疏导医生。

在武汉汉阳方舱医院里,山东医疗队将患者称为“舱友”。“舱友”们随时在医疗队心理疏导群里找曹伟咨询。因此,轮休中的曹伟依然闲不住,常在宿舍里继续“上班”——对他的“舱友”们进行“云开导”。

广州南站到达旅客 姬东 摄

“后天工厂就要开工了,今天提前回来,没办法,要挣钱养家糊口啊。”从柳州上车的旅客甘先生边从出站口走出来边对记者说。当天是元宵节,离开工的日子越来越近,虽然疫情还没解除,心里也有些担心,但他不想耽误了工期。经过出站口时,旁边的红外智能体温监测仪,再次对他进行了无感检测。

平时,曹伟还在自己负责的病区来回溜达,加强与“舱友”的沟通交流。

确诊病例中,南昌市168例、九江市97例、新余市95例、上饶市92例、宜春市67例、赣州市64例、抚州市59例、萍乡市24例、吉安市17例、鹰潭市11例、景德镇市4例。治愈出院病例中,南昌市20例、新余市8例、抚州市7例、宜春市6例、上饶市5例、九江市4例、赣州市2例、景德镇市1例、萍乡市1例、吉安市1例。

“晶化”状态对应的,就是为了防控疫情,社会不得不减少人员流动和集聚。活动空间受到了束缚,一些人难免会产生一些焦虑情绪,何以解压?“方舱医院读书哥”给出的直观答案就是:阅读。

刚刚从湖南回来的蒲安正跟工作人员询问在哪里转车。他在东莞一家塑料厂工作十几年了,第一次春运返程这么平顺,“火车上一点也不拥挤,也很安静。”

据媒体报道,这名男子姓付,从武大博士毕业后去美国深造,目前是博士后,在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教书,研究方向是高分辨冷冻电镜。付先生回武汉探望父母,没想到其家人和他相继被确诊新冠肺炎,2月5日晚上作为第一批患者转到江汉方舱医院。照片走红后,不少人为他及家人的健康状况表示关切,希望他们能早日康复。

“按照往年经验,昨天到达客流量本来应可达近30万人次,但实际上只有10万人次,同比下降70%多,而且基本上都是短途旅客。”广州南站派出所教导员阳顺平说。

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7856人,解除医学观察6783人,尚有11073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

不同的是,今年节后春运与节前呈现“冰火两重天”的景象。记者当日在现场看到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广州南站返程人数虽较前几日有所增加,但依然在低位运行,与往年同期相比大幅减少,“返工潮”并未出现。

在此期间,一位垂头不说话的大妈,引起了曹伟的注意。他单独找到她,才得知她85岁的母亲因新冠肺炎两三天前刚刚去世,儿子也被确诊。

广州南站是中国客流量最大的高铁车站,近年来,几乎每年春运客流量都创新高,春运节前、节后客流“两旺”。今年春运,该站节前客流高峰持续,1月17日至1月23日期间高峰日均开行列车557对,创历史新高,高峰日单日客流超过70万人次(包括进站和出出站),平均每54秒就有一趟列车进出站。

广州南站一层到达大厅,十几个到达口除了几个检票员外,基本上空空如也,偶尔有列车抵达时,出来的旅客也稀稀落落,很快散去。大厅高高悬挂的电子显示牌上的,武汉方向多趟列车显示停运。

或许对许多被工具理性浸润的人来说,生活就是通过聚会来积攒人脉、建构关系、提升社会资本,就是通过社交网络来休闲娱乐。但“方舱医院读书哥”无疑提供了另一种答案:有些空间是自己打开的。“家里蹲”模式或许限制了我们与现实空间的接触,但读书能让我们打开新的世界。

“我们称自己是‘行走的二维码’,许多‘舱友’看到我身上的二维码感觉很新奇。‘湖北咸宁人’几个字能一下子拉近我和大家之间的距离。”曹伟说,自己和妻子都是湖北人,在山东莒县工作了几十年,疫情发生后,“请战”到湖北支援。

对于患者来说,首要任务当然应是配合医务人员积极治疗,争取早日康复,而付先生冷静、理性的生活态度,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面镜子,提醒和启示着我们——要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世界的困难——包括疫情。

虽然客流减少,疫情当前,南站工作人员一刻也不敢放松。“内心更紧张,责任感更大了!”阳顺平说,我们一方面要做好自身防护,上岗要佩戴口罩、护目镜和单警装备,如果发现列车上有发热旅客,还要穿上防护装备,会同车站和医务人员到站台接车,护送旅客到地方政府设立的医疗点接受检查、了解情况。”

2月17日下午进舱之前,作为第一批心理疏导志愿者,曹伟将一张大大的二维码贴在防护服上。除了自己名字以外,他还在二维码下方的空白处写上了“湖北咸宁人”几个字。

“心理疏导群”组长李延芝介绍,目前已经有50多名“舱友”加入心理疏导群。医疗队也得以更加了解“舱友”的具体情况,更加精准地给予治疗和疏导。

“隔着1米左右说话声音要大,这种装备下特别吃力,1个小时就累得不行,我坚持了3个小时。本来我们入舱前就不喝水,到最后人都虚脱了,看到‘舱友’喝水恨不得想要一口。”曹伟说。

“疫情这么严重,有担心吗?”记者问道。“不会啊,只要做好个人防护措施,完全没问题。”蒲安自信地说,“过几天就开工,所以提前回来了。”回到东莞后,他打算先休整下再上班。据他所知,周围不少工厂开工日期都有不同程度的延期,有条件的还鼓励员工先在家办公。

在疫情来势凶猛的背景下,坐得住稳得下,本就需要些耐心与从容——社会学家鲍曼用“液化”来说明社会流动,从农业社会坚固、沉重、形状明确的固体状态转化为现代社会流动、轻灵、千姿百态的液体状态,社会流动的加速,让人们习惯了“想去哪儿去哪儿”。但疫情到来,显然意味着社会状态得从“液化”转到部分“晶化”。

截至2月7日24时,江西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698例,其中重症病例61例,治愈出院病例55例。

“医生,晚上我们睡觉不戴口罩没事吧?”“想问问什么时候给我安排核酸检测?”……2月18日深夜,山东省第八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曹伟还没有睡,捧着手机逐条回复“舱友”发来的信息。

You may also like :